钱爱民:互联网时代迎来公司治理新变革

文|董枳君   2017-03-21 23:10:40

董明珠个人入股珠海银隆一事被外界推至风口浪尖,有关她的传闻不断,关于“创始人”和“野蛮人”之争也被拉上台面。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商学院副院长钱爱民近日,董明珠个人入股珠海银隆一事被外界推至风口浪尖,有关她的传闻不断,关于“创始人”和“野蛮人”之争也被拉上台面。

互联网加速了信息的流动,也使得技术网络、组织网络和社会网络深度融合,催生了互联网金融等新兴商业业态。这种全新的商业模式特征使传统公司治理范式在互联网时代面临巨大挑战。

传统的公司治理政策制定的现实出发点是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在Berle和Means范式下,公司治理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经理人与投资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和融资合约的不完全问题。而资本的责任能力使得投资者在解决上述问题中处于主导地位。

“大数据”时代催生多样化金融管理模式

互联网时代,网络信息技术为企业提供了更为直接的金融管理方式,支付平台、交易平台以及以企业为对象的投融资平台,能够实现资金流的快速筹集与转移,满足企业对资金的管理需求。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商学院副院长钱爱民认为,互联网时代融资模式呈现全新特征:

消费者与投资者之间的边界变得模糊。互联网时代,众筹等金融服务平台的兴起,使消费者与投资者两者之间的界限模糊。比如,支付宝用户可能对余额宝感兴趣,他就会把钱充值到余额宝,享受投资收益,这个时候其角色从用户转变为投资者。角色的转换使消费者和投资者的界限变得模糊,如何保护其权益成为监管难题。

投资者进入门槛低,责任承担能力差。互联网时代,对众筹等项目感兴趣的消费者可直接转化成为投资者,这直接降低了投资者门槛。但是与普通股东相比,这类投资者无法基于传统公司治理框架通过表决参与企业决策、承担相应责任。传统模式的投资者比较侧重控制权,而互联网时代的投资者更加看重收益权,追求资本的短期回报。

投资者无法理解企业的具体盈利模式。互联网时代,商业模式的创新使得外部投资者与创始人之间存在较为严重的信息不对称,致使投资者无法理解企业的盈利模式。如果说传统行业投资者基于未来现金流的估算,采用净现值法就可以对一个项目是否可行做出判断,那么,互联网金融时代业务模式的复杂化使得一般的投资者无法理解业务模式,对于现金流从哪儿来、如何估算等问题将无从下手。

公司估值面临难题。技术和金融的创新使得对互联网金融公司的价值评估需要更多从行为金融的视角进行解读,这给传统的资产定价理论带来了新的挑战。

“互联网的发展促进了新的治理手段的涌现。社群等外部治理主体让产品供给由卖方市场转换为买方市场。”钱爱民强调,互联网缩短了时空的距离,提高了中小股东参与公司治理的便捷性和积极性,降低了公司治理成本。而且移动互联网使顾客群体、资金群体更加大众化,技术成为关键核心,这一角色的转变推动公司治理模式扁平化发展。” 但另一方面,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渠道变得更为丰富,除了传统媒体外,新兴媒体增加了信息披露的时效性和深度,使投资者更加方便快捷地了解公司信息,减弱了信息不对称。

互联时代的技术创新领先于管理创新,更领先于治理创新。为适应这一技术创新带来的治理变革,要不断推动治理创新。

创始人难抵挡资本“野蛮人”

钱爱民认为,创始人需要依赖外部资本实现公司发展,外部资本需要依赖创始人实现资本增值。两者和谐共生能够实现资本增值和企业发展,从而实现双赢局面。资本投资者主要追求资本收益,而创始人则关注控制权及其所带来的其他私人收益,比如声誉、成就感以及专用性人力资本等。当外部资本进入企业后,若创始人保持对企业的控制权,则他将有动机去最大化其私人收益。而若资本投资者拥有控制权,则他们将最大化其资本收益。在股权为王的时代,掌握企业控制权,意味着掌握了企业的经营决策权。当“野蛮人”利用资本窥觊企业控制权时,企业创始人很难抵御资本入侵,致使企业创始人黯然离场。

商场有多残酷,看资本和创始人之间的博弈大剧就能了然。面对这部剧,你是选择资本和权力,还是选择个人英雄主义?

创始人于公司,往往被冠以“灵魂”和“精神”的位置。但资本之强势,从来都没把这点放在眼里,所以它习惯作为绑架的一方。被绑架一方的创始人,深知资本是把双刃剑,开始时却难以割舍,两者关系从相爱到相杀。所以,有人把资本比作“野蛮人”。但“野蛮人”的逻辑却符合市场规则,正如宝能派的那句“相信市场的力量”。钱爱民对《商学院》杂志记者说,“野蛮人”入侵,创始人出走,一定程度上反应了资本的“毒性”,损害了资本市场的利益。资本实现收益的方式应是财务战略投资,而非觊觎创始人的控制权。

资本市场助力新兴产业驶入快车道

“十三五”以来,资本市场应充分发挥价值发现和融资两大功能,大力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市公司的壮大与发展,助力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驶入快车道。

战略性新兴产业是引导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代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方向,是培育发展新动能、获取未来竞争新优势的关键领域,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已成为世界主要国家抢占新一轮经济和科技发展制高点的重大战略。

钱爱民指出,资本市场作为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着最为成熟的市场化资源配置机制。从世界产业发展史来看,资本市场曾经对计算机、通讯、网络、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发挥过极为重要的作用,已经被证明是一条促进新兴产业发展的有效途径。

当前,战略性新兴产业已成为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培育并发展成为支撑中国上市公司总体业绩稳定增长的重要力量。今年以来,战略性新兴产业营收和净利润增速较高,在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市公司的壮大与发展方面,资本市场展示出了有效的价值发现和融资功能。

数据显示,2016年一季度,共有5家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在A股IPO上市,首发募资总额达到了21.7亿元,占同期A股首发募资总额的19.2%,募资额明显低于去年同期。不过,一季度共有100家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实施增发募资,募资总额达到1665.4亿元,连续第二个季度增发募资额超过1500亿元。

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A股上市公司中共有1036家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占上市公司总体的36.5%。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市公司在主板、创业板、中小板分别有402家、346家以及288家,占比分别达到了26.0%、69.1%以及36.8%。

此外,在创业板上市公司中,4成以上拥有国家火炬计划项目,7成以上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公司,8成以上拥有核心专利技术,高新技术公司占比超过9成,创新特征明显。同时,创业板上市公司业绩保持高速增长,研发强度持续提升,电子信息技术、环保、新材料、新能源、高端制造、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表现突出,培育出一批新兴行业龙头企业,成为中国新经济的典型代表。

钱爱民还表示,在促进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过程中,需要更好地利用资本市场的功能,推动更多的企业进入多层次资本市场,充分利用资本市场的价值发现功能和资源配置机制,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快速做大做强,形成一条以科技创新为先导,以资本孵化为驱动,以行政扶持为补充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新路径。

《商学院》2017年1月第1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钱爱民:互联网时代迎来公司治理新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