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万亿可投资产:中国进入“新富时代”

文/李紫宸   2016-05-07 13:53:00


过去一年中国高净值人数量首次超过100万人,相比2010年人群数量实现翻倍。这一百余万“特殊人群”共持有32万亿人民币的可投资资产,人均可投资资产达到3千万人民币。

文/李紫宸

对于私人银行业务已然走入深耕阶段的中国财富市场而言,2014年的私人财富不出所料地维持快速增长。

根据最近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联合发布的2015年《私人财富报告》,过去一年中国高净值人群(可投资资产超过1千万人民币的个人)的规模又一次大幅扩大,人群数量首次超过100万人,相比2010年人群数量实现翻倍。这一百余万“特殊人群”共持有 32 万亿人民币的可投资资产,人均可投资资产达到3千万人民币。

从高净值人群内部的细分来看,随着创新型行业的迅速发展、企业管理体系的日趋成熟以及家族企业进入继承阶段,近两年,创业者、职业经理人和富二代等新富人群加速涌现,一千万到五千万的入门级富豪人数增长加快。

尤其是,近年来互联网技术或平台催生的新型致富模式造就了新富人群。除互联网行业之外,科技的不断进步和突破也同样带来了生物制药、节能环保、高端制造等创新型行业的快速发展,从中成长起来一批新兴的企业,也催生了新富人群涌现。

相比于其他高净值人士,这部分新富人群在职业、年龄、收入来源和资产规模上也呈现出明显的特征:近80%新富人群年龄在三十岁到五十岁之间,职业大多数为一代企业家或职业经理人。

这对于诸如私人银行等国内财富管理机构来说,有了更大的业务空间,这些财富管理机构也愈发注重提供综合金融服务,这既包括创新的服务模式,也包括更加全面的投资布局。

高净值人群投资趋势进一步多元化

2012~2014 年初,历经股市多番涨跌的中国高净值人群在投资风格上一度趋于稳健,将重心放在保障财富的平稳增长上。从 2014 年后段开始,随着股市持续回暖,资本市场也逐步恢复其旺盛的生命力。高净值人群的投资心态“稳中求变”,在稳健基础上顺势捕捉市场机会也成为越来越多高净值投资者的共识。

首先,投资者对金融产品热情高涨。超过 50%的受访者预计,未来一到两年会考虑增加金融投资。

其中,股票、权益类公募基金和其他境外投资(特别是私募股权、私募股票投资产品、对冲基金等)是高净值人群最希望增加投资的品类。资本市场整体利好的预期使得高净值人群对预期收益较高的投资产品需求持续上升。由于财富保障需求仍居首位,高净值人群对保障性理财产品如保险的需求也持续上升。

境内资产配置中权益类产品占比上升,境外投资目的则从“分散风险”开始向“主动寻求海外投资收益”转变。

近两年,随着国人投资心态更加开放成熟,越来越多中国的高净值人士开始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投资需求也进一步向多区域、多币种、多形式的跨境多元化配置转变。

在进行跨境资产配置时,品牌、专业性和产品是高净值人士选择财富管理机构的主要考虑标准。这主要是由于大部分高净值人士生活重心在国内、境外投资经验有限,需要私人银行投资团队帮助提供专业、独立的投资意见,以更好的实现境外资产的管理。除了对专业性的要求,部分以投资移民和风险分散为主要目的的高净值客户也希望境外合作的理财机构提供往来以及语言上的便利性。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随着子女成年或家庭财富安排需求的上升,“财富传承”成为高净值人群重要财富目标。部分高净值人士开始做出家族财富传承的具体安排。部分人群已经通过家庭工作室的服务设立了家族信托,尚未做出安排的高净值人士也对家庭工作室等财富传承服务表现出兴趣。

私人银行业竞争:聚焦专业化资产配置服务本质

财富管理市场发展迅速,高净值人士财富管理业务的渗透率也在逐年提升,中国高净值人士已经习惯于将大部分财富交给专业财富管理机构打理。其中,商业银行以其综合财富管理平台的市场定位,多年来一直是高净值人群最主要的投资理财渠道。(如图1)

境内市场深化客户关系,探索创新服务模式

相关调研显示,国内私人银行服务竞争主要围绕专业性、品牌和客户经理服务三方面展开。其中,团队投资建议的专业性已经跃居到高净值人士选择财富管理机构标准的第一位,超过60%的受访超高净值人士认为团队投资建议的专业性是财富管理机构选择的重要标准。

私人银行的竞争逐步从一开始强调增值服务的品种和多样化,向树立专业化品牌、为客户提供专业化资产配置服务建议的私人银行本质转变。比如,有私人银行业务负责人表示,私人银行业务本质是帮客户实现资产的保值增值,投研能力的强弱、投资策略的把握以及投资团队的专业性是客户在选择私人银行时考虑的关键因素。同时,许多受访客户也表示,看中客户经理的服务能力,客户经理细致贴心的服务和换位思考能力都是高净值客户选择私人银行会考虑的重要因素。

在进行专业化资产配置的基础上,国内部分私人银行开始探索全权委托资产管理服务的创新模式,收到了积极的市场反响。调研显示,一半以上的高净值人士愿意考虑全权委托资产管理服务,主要是考虑到私人银行具备资产管理的专业性,也能够节省一定精力。(如图2)

境外市场持续加大战略投入,延伸服务体系

为了捕捉国内高净值人群日益增加的境外投资需求、发挥自身在语言和文化亲近感上的优势,中资银行私人银行正在通过自建及借船出海两种方式积极布局海外业务。

一方面,私人银行开始通过海外分支机构自建海外服务网络体系,加速拓展海外业务布局。

目前,工行已经开始搭建全球私人银行服务网络;建行在澳大利亚等地陆续设立海外私人银行,可为客户提供全球化服务;中行已成功开拓东南亚、欧洲、中东和印度等国家和地区的离岸客户群体。中信银行2011年在香港成立私人银行中心。2014年,招行私人银行通过永隆银行在香港成立首家境外私人银行中心。

另一方面,私人银行通过“借船出海”,与外资机构合作,共同搭建跨境服务平台。2011 年农行携手蒙特利尔银行推出私人银行跨境金融服务;平安私人银行在2014 年与施罗德、美盛集团签约合作为高端客户开发个性化的全球投资产品;兴业银行也在2014年与瑞士隆奥银行达成私人银行业务战略合作协议。 (如图3)

中国私人银行未来指向专业性、差异化和综合解决方案

中国私人财富市场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日趋成熟。在经历多年的市场起伏后,高净值人群更加依赖专业的财富管理机构进行个人资产管理。在此基础上,高净值人群和私人银行的关系变得逐渐深化。

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中国私人财富报告》的项目负责人曾丽春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认为,随着私人银行服务渗透率的提升,高净值人士对私人银行的服务内容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预计未来高净值人士与私人银行间的关系还将进一步深化,私人银行将是高净值人士保障财富安全、实现财富传承的首要途径。

五年前更加相信自身创富能力的高净值人群,在今天变得更加愿意将财富管理交由专业服务机构,与此同时,私人财富的增长水平还在以两位数的速度在上升,这本身证明了中国私人银行业务的巨大发展空间。

曾丽春表示,在私人银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对银行提出了挑战。“除了中资银行,外资银行以及除此之外的专业理财机构,都希望从中分一杯羹。面对高净值人群的近年呈现出的种种变化,银行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来更好地满足他们的需求,这是思考的核心。”

曾丽春介绍,“事实上,不管是财富保障还是传承需求,以及这个过程中的全球化资产配置,对于试图抓取高净值人群的私人银行业,势必要转变以产品推动为主的传统业务模式,仅依靠提供大一统的服务,很难黏住高净值客户。未来的私人银行业竞争走向专业化和差异化,最重要的是体现在为客户提供中、长期资产配置以及包括传承在内的综合服务能力,换言之,服务方式从产品走向了解决方案。与此同时,银行更应注重对客户的细分,在此基础上提供更具针对性的服务,比如针对超高净值人群,推出家族办公室这样的财富管理手段。”

《商学院》2015年7月第7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5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32万亿可投资产:中国进入“新富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