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银行业:得零售者得天下

文/张焱   2016-05-07 13:53:01


编者按:2005年,中国金融业内曾流行一种说法,即银行业“得渠道者得天下”。2015年,这种说法进化为:“未来银行业得零售者得天下”。为什么零售银行已经成为国内各大银行强化争夺的重点?为什么除了少数先行者外,多数银行零售业务发展战略仍停留在“口号”阶段?国外知名商业银行在零售银行业务方面有哪些成功案例?如何通过差异化业务模式提供截然不同的客户体验赢得客户,在零售银行日趋白热化的行业竞争中实现转型杀出重围?我们特别策划了零售银行的专题,希望一些先行者的经验可以给更多企业管理带来新思路。

文/张焱



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完美零售银行2020》中指出,坐拥13亿客户、50%的国民储蓄率和专有牌照等优势的中国银行业,日渐发现其原来所遵循的业务逻辑、管理逻辑、竞争逻辑已无法适应现在的市场。

德勤银行解决方案研究中心也认为,理想状态下零售银行的本质是大型零售商,但中国的传统零售银行正处于历史的转折点。

中国人民银行2015年5月11日再度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除了将一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各下调0.25%外,同时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3倍调整为1.5倍。

继“央妈”宣布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扩大后,国内多家银行第一时间迅速将各期限存款利率迅速调升,南京银行、包商银行等多家城商行曾一度将存款利率上浮至40%以上,股份制银行的上浮幅度在20%~25%之间,四大行则最低。时隔月余,各家银行又纷纷再度对存款利率进行了调整。继“一浮到顶”销声匿迹后,此前将存款利率上浮至基准利率40%的多家城商行再度对存款利率进行下调。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即指出,银行净息差将进一步收窄,盈利承压。“假设此次调整后,银行在新的基准利率水平上进一步扩大上浮,以保持存款利率水平基本不变,粗略估算此次调整导致银行存贷利差收窄约25个基点,净息差收窄约15~20个基点,全年银行业净利润可能零增长或小幅负增长。”

毫无疑问,随着利率市场化的进一步加剧,中国银行业自1995年以来一直通过管制利差获取巨额利润的盈利模式再遭重创。“小银行的负债成本将会比大银行高,资产收益要求将直接导致资产短风险偏好进一步差异化,利差不再固定,部分经营不善的银行将面临倒闭。”一位银行业资深人士称。业内人士认为,商业银行存款利率一旦上浮,存贷款之间的利差逐步缩小,商业银行在管制条件下的租金机会将会丧失,盈利空间会急剧地收缩,商业银行之间的存款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BCG认为,随着经济增速换档,主要依靠资产规模增长的粗放型模式将难以维系;随着跨界竞争的加剧和客户的改变,主要依靠铺网点、铺人员的跑马圈地竞争方式不可持续;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主要依靠存贷利差的经营模式面临挑战,需要银行加强产品创新,开拓新的收入增长点。

面对盈利空间的萎缩和收入增长的需要,作为目前中国银行业收入占比超过90%的对公业务发展却面临困境,发展愈发困难。受经济周期性运行影响,近年来中国各行业企业经济效益普遍下滑,信用风险压力巨大;随着国际金融业的不断渗透,资本市场不断发展壮大,直接融资成为社会融资的重要力量,银行业不断面临“脱媒”的冲击和考验。

中国银行业协会副会长杨再平表示,“随着我国金融市场化改革进程的不断推进,‘十二五’期间将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显著增加直接融资的比重,金融脱媒是大势所趋,金融体系的极端银行主导必将被削弱。如果说利率市场化将压缩银行业的盈利空间,那么金融脱媒将压缩银行业的生存空间,商业银行正面临严峻挑战。”

BCG的报告分析称,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并进入7%左右的中高速增长时代,企业的收入增长速度和资金周转速度放缓,对公存款的规模增长将进入拐点。另一方面,各家银行在趋同化的理财市场中收益竞争激烈,理财产品的资金成本难以控制且“去存款化”影响明显。因此,能够提供稳定低成本的资金来源、平衡对公业务和同业业务的波动性及风险的零售业务越来越受到中国商业银行重视,战略重要性日益凸显。如何利用零售银行业务获取稳定、低成本的资金成为中国商业银行的关注焦点。

零售银行业务是指商业银行向个人、家庭和中小企业提供的综合性、一体化的金融服务,包括存取款、贷款、投资理财等业务。相比对公和金融同业业务,零售业务具有单体体量小、风险分散的特点,具备天然的稳定性。这种稳定性在以往的经济周期波动中已得到很好的证明。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花旗银行曾一度遭受房地产业务和发展中国家债券危机的重创,但零售业务的稳定发展最终帮助其化解了这场危机。在经历三年左右的低潮期后,花旗银行的股东回报就恢复到危机前水平,并在90年代后期实现了高速增长。花旗银行并非个例。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以零售为重的银行(即零售业务收入占比高于50%的银行)的平均利润率是多元化经营银行的五倍左右,并且波动较小。

过去几年,中国商业银行纷纷发力零售银行。BCG预计,从2014年至2020年,中国零售银行收入将保持11%左右的高速增长,在2020年达到近3万5千亿元人民币,占中国银行业整体收入40%以上,基本相当于2014年中国零售银行业收入的2倍。从这个角度而言,BCG认为,中国零售银行这一趋势高度符合成熟市场的发展规律。

BCG全球银行业数据库显示,在美国、欧洲和日韩等已实现利率自由化的成熟市场中,零售银行收入占比普遍在40%以上,个别市场如德国和法国的零售银行收入占比甚至将近60%。零售银行的发达被视为是银行业充分竞争、成熟发展的自然结果。

但是,相比于西方银行业同行,目前中国零售银行占银行业整体收入的比重仍比较低。温州银行副行长欧阳韶辉曾直言不讳,“除了招商银行等少数先行者在零售战略实施上取得了一定成效,形成了一定社会反响外,总体而言,银行业零售业务发展战略还停留在‘口号’阶段,不具备可操作性。”

在欧阳韶辉看来,目前中国零售银行转型的主要症结之一就是成本。零售业务面对的客户范围广、服务项目繁杂、要求高,运营成本较高,其硬件成本、人力成本和营销费用相当于同等对公业务的1.5~2倍。所以,尽管多数银行纷纷自觉向“大零售”方向转型,但是大零售战略运营推动成本大幅上升,同时业务和管理的难度也不断加大,这也是目前银行业零售转型不彻底的根本原因。

尽管中国银行向零售银行转型的未来之路任重道远,但零售银行对中国银行业的未来和发展至关重要。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五年银行业“得零售者得天下”!

《商学院》2015年7月第7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5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未来银行业:得零售者得天下